星期一, 22 7 月, 2024
Home政治評論台灣政論一顆紅蛋和藍白兩蛋(王國論)

一顆紅蛋和藍白兩蛋(王國論)

溯及一一三年一月十三日立法委員誕生,短短十九天,立法院長這顆蛋的孵化過程,可謂紛擾不斷。

院長係藍綠白三色蛋,總共一一三顆蛋中來互選,粒粒皆有機會,因此,三隻母雞競爭激烈,個個都堅持;只是對岸的「一粒紅蛋」遙遠傳來聖音,藍白兩蛋只能改唱蛋蛋之哀愁!

於是進行到第二輪,比拚之下,五四:五一,院長這顆蛋破殼孵化。癥結在於,其中八顆蛋是「無精卵」,我們不說是「沒種的」,但對岸黑道大哥既然已惡狠狠出聲,誰敢拂逆!

這象徵著往後四年,咱台灣國會,會有隻頂上無毛的公雞議長,它曾在高雄市,是個被罷市長,聽說它以前當立委的紀錄,亦不甚光彩,這回能否昭雪不光彩的前科,拭目以待。

頭上沒毛就是禿子,禿子確是它的印記,在高雄市長任內,它還以此炫耀辦活動。只是禿子在它們藍白兩大黨主席前後撐傘下,終於得償宿願—禿子打傘進立院,依它過往的輝煌從政紀錄,咱台灣的立法院,會否從此無髮無天、無法無天?

按理,一月十三日的選舉,選都選完了,阿共仔為何還叫囂呢?原來輸了總統,若能贏下立院院長,勉勉強強算是一:一,阿共仔沒有全輸,還不是收屍的時候,難怪它的聲音越海峽中線,號令藍白兩蛋要好好「監督」。

果真,藍白兩大主席,有的續揭「九二共死」招牌以屈膝,有的猶然「一家親」沒種,為管住分崩離析的黨徒,集體亮票、同進同出,醜招出盡,務必把老共屬意的禿子推上寶座不可。

這又算是誰給你兩大黨抹紅呢?如此不顧觀瞻,不畏人言,明著與紅統唱和,大哥的話才是話,說啥拒當「小藍、小綠」,那當「小紅」呢?還真犧牲小我,完成大紅。

(作者是律師)自由時報 0201

Facebook Comments Box
相關新聞
- Advertisment -

相關分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