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riday, June 21, 2024
Home政治評論台灣政論台灣的正負能量(李筱峰)

台灣的正負能量(李筱峰)

一百七十多年前英國文豪狄更斯在《雙城記》中的名言「這是一個黑暗的時代,也是一個光明的時代」,拿來形容當今的台灣似乎也很貼切。

台灣同時存在著正能量與負能量,台灣的前途如何?端看這兩股能量的拉扯結果。

日前全球AI龍頭輝達﹙Nvidia﹚創辦人黃仁勳的演講,讓我們看到台灣的正能量,試舉其鼓舞人心的話:

「台灣是我的家,也是我的夥伴」、「台灣位於電子產業的中心,電腦產業發展也是因為台灣,所以是非常重要的國家。」、「在台灣從不擔心安全」、「我喜歡看到別人的成功。」

已成為AI中心的台灣,全世界都需要他,都樂見台灣的成功。

但是台灣內部卻存在著一股負能量,見不得台灣成功,這股負能量可以用他們起哄叫好的一句話來代表—「能撈就撈,能混就混,把這個政府拉垮!」此話正代表著這群人的心態。

回想這群人的過去,在兩蔣獨裁時期,他們擁護戒嚴統治與「戡亂」體制,支持兩蔣壓制所有的民主運動(正能量)。兩蔣要「反攻大陸,消滅共匪」,他們應聲「蔣總統萬歲」。

台灣民主化(正能量)之後,他們逐漸寢食難安,特別在民進黨執政時期,他們開始背棄當年所效忠的兩蔣的反共政策,開始與他們當年發誓要消滅的「共匪」站在一起,聯共制台。

造成如此丕變的一個不變因素,是他們的投機人格。他們當年效忠兩蔣,和現在媚共聯共,都是基於投機性格,以個人利益為人生唯一考量。

轉向之後的國民黨,在中國得到很多利益和中國給予的貸款。但他們龐大的投資隨著中國經濟慘跌面臨破產,無力償還貸款。中共以還貸威逼,國民黨那些高層、立委、地方派系家族開始告急!試想想傅崐萁在中國南寧的數百億資金,就不難理解,為何他們急著要二讀、三讀通過那些違憲擴權的法案,和搞垮台灣財政的錢坑法案。

儘管激起了青年人的「青鳥運動」的反抗(正能量),但這群「負能量體」不在乎青鳥,他們只在乎對北京「今上」有所交代。

這次電腦展我們發現,美國上市的三大廠—輝達執行長黃仁勳、超微﹙AMD﹚董事長蘇姿丰、美超微﹙Supermicro﹚創辦人梁見後,這促動全球AI革命的三人都是台灣人。他們構成的AI供應鏈,足以成為台灣的護國神山群,他們三人算是鼓舞台灣的正能量。

但是我又聯想起另外帶給台灣負能量的三個人。他們不屬於前述的投機政客群,但其投機功力毫不多讓,猜猜他們是誰?其一,當年宣稱墨綠,騙取綠營選民全力支持;其二,當年藉太陽花學運而起,現在在立院的言行則引來上百法律學者聯名聲討;其三,過去高喊「一邊一國」的藥師,現在則完全向統派靠攏!這三人為了名位權力,完全背棄他們的初衷與理想(假設他們有理想)。此三人的行為,會讓國人對人性失去信心,是台灣負能量的重中之重,不下於花蓮王!

(作者李筱峰是台北教育大學名譽教授)自由時報0604

Facebook Comments Box
相關新聞
- Advertisment -

相關分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