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uesday, May 21, 2024
Home政治評論台灣政論假裝的面子(鄒景雯)

假裝的面子(鄒景雯)

馬英九先生訪中歸來,十一天的行程,只有馬團員與習近平總書記與中國共產黨或許關注,在台灣,對此恐怕是「人何寂寥」,沒有引起多少人理睬,任其雙方講了不盡的「鬼話」。中國稱馬為先生,不談前總統,也不講前主席,可見他們明明知道馬英九什麼也不能代表,但是為什麼對岸一定要邀他前往呢,甚至未來可能成為每年的常態?有一句話可以形容:假裝的面子。

假裝的面子,不乏其例,尤其是獨裁者的最愛。最有趣的故事,就是中非共和國的一段轉折。中非是在一九六○年宣布獨立,一九六六年發生了一場政變,受到法國支持的陸軍參謀長博卡薩推翻達科總統,成為新總統,這個博卡薩實施專制統治不過癮,居然在十年後,也就是一九七六年宣布要結束共和,改為君主立憲政體,稱為「中非帝國」,並且在第二年舉行登基加冕大典。

為了加冕當天營造風光的「面子」,博卡薩向全世界一百多個國家廣發英雄帖,將近兩千個達官顯貴成為他邀請的貴賓,沒想到各國紛紛閃避,連當年支持他的法國也不以為然,最後只有尼日的副總統以及茅利塔尼亞的第一夫人同意賞臉。這個過程中,法國一個學生組織「巴索切王國」的一員無聊惡作劇,竟然發了一封信給中非大使館,戲稱他是「巴索切王國」的國王,為什麼沒有收到邀請?這個叫迪迪埃(Didier Piganean)的實際上只是位法學院的學生,他連「巴索切王國」其他二十多名成員也不能代表。

然而,中非大使館幾個月後真的發出邀請函給迪迪埃,並請女友一併同行。這讓迪迪埃嚇壞了,一再跟中非大使館解釋他只是開玩笑,不是國王,中非大使館卻不理會他的自白,非要他攜伴走一趟中非,這段不可思議的情節,迪迪埃把它寫成「皇帝的國王」一書,成為傳世的大鬧劇。中非帝國為什麼不惜要讓一個大學生「假戲真做」?因為獨夫需要面子,就算是假的,金髮白臉出現在人群中還是十分受用。中非帝國的國祚當然不會長,一九七九年就下台一鞠躬。

拿這個觸霉頭的例子,來對照結束任期制、等同稱帝的習近平,今天這麼熱中於把一個在台灣已經退休八年的老先生找去上桌對話、酬酢飲宴,一次不夠,並相約未來要一來再來,究竟有什麼意義?其實在本質上是渾然相融的。都是帝國式,都是獨裁者,在世界排斥下,非常渴求的面子,假的也沒關係。於是中國國台辦(應該不只)效法當年的中非大使館,管他馬先生會怎麼「口誤」都成,一定要送到人民大會堂上去跟習近平八年一握,獻媚今上,唬弄臣民,來段中國版的「皇帝的國王」,供國際哂笑。自由時報0412

Facebook Comments Box
相關新聞
- Advertisment -

相關分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