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unday, April 21, 2024
Home政治評論台灣政論馬習會三不可(鄒景雯)

馬習會三不可(鄒景雯)

馬英九先生今天啟程前往中國訪問,二○一五年十一月第一次的「馬習會」,是在蔡英文即將當選第十四任總統的前夕;這次可望再度舉行的「馬習會」,則是在賴清德即將於五月就任第十六任總統的前夕。兩次的時機與安排,都是在民進黨有新人物要在台灣主政之際,習近平的企圖,馬英九的盤算,乃至兩人的一拍即合,似乎都在眾人可以預見之內。

兩岸之間的互動,是對等交流?還是片面統戰(聯合次要敵人打擊主要敵人)?表象上雖是一線之隔,但是影響將差之千里,這是必須明確釐清之所在。若按照第一次馬習會的既成事實,顯然是後者,馬英九成了習近平統戰台灣的道具;故而對於預定將在四月八日二度上場的馬習會,我們有必要採取預防性措施,提前劃出紅線,敬告馬先生不該逾越。

第一個不可,馬先生到了北京,想必是在人民大會堂與習近平見面,然場所很關鍵,中國共產黨是安排馬先生在該國接待外國貴賓的廳堂,抑或是所謂的「台灣廳」?若是台灣廳,馬先生萬萬不可同意。眾所周知,台灣廳是中國前總理周恩來在一九七二年美中簽署「上海公報」後所設計建立,起心動念完全是為了招安台灣而來。該廳的北邊入口放著一面屏風,上面的標題寫著「台灣自古以來就是中國的神聖領土」,不僅把台灣視為是中國的一部分,而且是一個省的概念。馬先生若是進入這個場域,做為與習近平再次會面的地點,不但人在屋簷下,矮了半截,同時將損及「對話」,恐怕會演成「聽話」(聽習近平訓話)。這豈是曾任中華民國總統者所當為?

同時在程序上,在今年五月十九日之前,馬先生仍享有卸任總統安全維護等禮遇,國安局依法必須派出隨扈陪同馬前往中國,基於中華民國的體制,這些安全人員在任何場合不可以被繳械,倘若中華人民共和國提出非分要求,國安局必須拒絕,甚至被拒絕入境也在所不惜,馬先生對此應有共同堅持,並且採取嚴正的交涉。

第二個不可,則是這次馬習會的時間很敏感,四月十日美日峰會將討論安保範圍跟內容的強化,十一日美日菲也將在華府峰會,研商南海穩定對策,其中包括美日菲海軍聯合偵巡等行動計畫,而馬先生答應在八日與習會晤,此前又特意去參訪盧溝橋和中國人民抗日戰爭紀念館,「對作」的象徵意涵已經十分濃厚,故而在正式發言時,若再失去時代的平衡感,顯然將違背台灣的國家利益。

第三個不可,第一次在新加坡的馬習會,當時的馬總統蓄意給即將當選的蔡英文設下「九二共識」的「通關密語」,然八年來功敗垂成,反而成為破壞兩岸關係正常化的「內應」角色;這次在北京,馬先生如果再次承習近平之命重施故技,又要在「一中」框架下聯手,給未來的賴總統穿小鞋,繼續在兩岸之間設置障礙,自棄民主自由人權價值的要素,那麼就應了習近平二○一九年「一國兩制台灣方案」的預告,馬英九此行不也自證其是中國促統的墊腳石?

如果三個不可,馬先生全做了,台灣人民不是塑膠,民意會給予馬先生真實的反饋。自由時報0331

相關新聞
- Advertisment -

相關分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