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uesday, July 16, 2024
Home政治評論反擊中國的灰色地帶作戰(吉耐獅)

反擊中國的灰色地帶作戰(吉耐獅)

Guermantes Lailari

許多分析家探討中國共產黨在周邊地區的灰色地帶惡行。現在該是討論如何反擊這些行動的時候了。本文將扼要介紹中國共產黨的灰色地帶總體戰略、灰色地帶作戰(GZW)的參與者、灰色地帶作戰的類型,最後提出若干反制中共灰色地帶作戰的對策建議。

中共的灰色地帶戰略是動用一切國家力量,在不發動戰爭的情況下實現他們的目標,遵循的是孫子的格言:不戰而屈人之兵。換句話說,中共的灰色地帶行動相當於政治作戰,也就是前美國國務院政策規劃辦公室主任喬治.肯楠(George F.Kennan)在《組織化政治作戰入門》備忘錄中所說的:「在一個國家的指揮下,運用戰爭以外的所有手段,來實現其國家目標。」

北京「九段線」主張 海牙法院駁斥

共產主義的主要教條之一,就是擴張主義—蘇聯、俄羅斯和共產中國都提供了絕佳的研究案例—諸如中共對西藏、東突厥斯坦(East Turkestan)、香港、內蒙古、印度部分領土的侵佔,以及對其所謂的「南海」(SCS)非法聲索主權。

對於這種主宰世界的野心,列寧(Vladimir Ilich Lenin)的知名建言做出最清楚的表述—「你用刺刀戳一戳試探看看:如果碰到軟的東西,就繼續向前推進。如果戳到的是鋼鐵,就抽出來。」中共也展現出與此相同的攻擊性傾向。

顯然,中國人民解放軍和中共的準軍事力量,例如中國海警(CCG)、海上民兵(MM),甚至是解放軍資助的中國漁船(CFB), 都在執行灰色地帶作戰。具體而言,在西菲律賓海(West Philippine Sea),菲律賓運補船向駐守仁愛暗沙(Second Thomas Shoal)的海軍陸戰隊提供補給,遭到中國海警持續粗暴騷擾,還有中國海軍埋伏在後,一旦菲律賓海軍決定在其專屬經濟區(EEZ)行使職權,就會出手協助中國海警。中共妄稱對南海九十%的海域擁有主權,但海牙常設仲裁法院在二○一六年做出裁決,「中國對『九段線』範圍內海域的資源擁有歷史性權利的主張,並無法律依據。」

證諸過往,中國人民解放軍在南海一貫逞凶鬥狠,曾經攻擊並佔領越南在南海的島嶼,殺害至少一三九名越南軍人(一九七四年西沙海戰,越方有七十五人陣亡;一九八八年南沙海戰,又稱赤瓜礁海戰,至少六十四人命喪中國海軍之手),並且非法鑽探石油和天然氣、捕撈、開採海底豐富的礦產資源,甚至在南海多個國家的專屬經濟區內,興建人工島嶼和軍事基地。相關案例包括越南(中共曾在二○一七年威脅將再次攻擊越南,因為西班牙和越南計畫在越南專屬經濟區聯合探勘石油和天然氣)、馬來西亞、汶萊和印尼:在南海的其他國家專屬經濟區非法捕撈,或進行海洋勘測。

目前,解放軍和中共的準軍事部隊,正在南海進行愈來愈多的破壞性灰色地帶行動。美國史丹佛大學「海洋之光」(SeaLight)研究小組將他們的行動歸類為以下幾種:船首穿越(bow-crossing)、蜂擁圍堵(blocking swarming)、浮動集結(rafting)、切斷纜繩、撞擊、發射水砲、關閉船舶自動辨識系統(going dark)、電子欺騙(spoofing)、雷射炫目(致盲)、超視距隱匿(over-the-horizon hiding)和侵入性巡邏(intrusive patrolling)等,這些行動都可能成為升級為戰爭的藉口。筆者認為,中共在南海的海空灰色地帶行動,為未來封鎖台灣提供了演練的機會。

中共海軍和中國漁船還利用非法的「三無」(無船名、無船舶證書、無船籍港登記)船舶,在金門和馬祖等台灣周邊海域進行灰色地帶活動,並以此為工具行使非法的國家主權。其他案例還包括在二○二三年底至二四年初,中國註冊的拖船兩度擅闖台灣東部和南部海域,入侵十二浬的領海線,最接近時距離鵝鑾鼻東面僅約四浬。

美無實際反制作為 盟友有疑慮

中國海軍及其輔助性海上資產,也在日本周邊進行類似的敵對性灰色地帶行動,尤其是在尖閣諸島(釣魚台)和沖繩附近。二○一○年,一艘中國拖網漁船在釣魚台水域捕撈,與日本海上保安廳巡邏船發生碰撞,這個案例為我們提供了洞悉中共灰色地帶行動的機會。日本扣留了這艘中國漁船的船長。隨後,中國對日本實施稀土禁運,導致世界貿易組織(WTO)對中國減少對日本的稀土供應,做出違反公平性原則的裁決。

沒有核武裝的日本地位極為特殊,它是三個擁有核武器的極權主義國家—中國、俄羅斯和北韓—侵略下的受害者。當北韓發射飛彈飛越日本時,東京只能透過外交管道表達抗議,卻沒有採取任何反制措施加以阻止。

儘管美國做出承諾,卻沒有反制灰色地帶行動的實際作為,引發美國盟友和夥伴的疑慮。美國主導的聯盟必須創造性地思考,如何對抗中共、北韓和俄羅斯的灰色地帶行動。就像愛因斯坦的名言,天底下最愚蠢的事情,莫過於一遍又一遍地做同一件事,卻以為另一方會因此改變他們的行為。

正如中共在海上和海底遂行侵略一樣,中共的空軍和海軍飛機在空中也咄咄逼人。最惡名昭彰的攻擊發生在二○○一年,一名中國海軍飛行員頻頻挑釁,迫使美國海軍的EP-3E偵察機降落在中國海南島,卻不幸墜機喪生,整個過程荒謬絕倫。

解放軍軍機仍持續騷擾在南海和台灣海峽活動的盟國軍機。

此外,中國還有許多組織在非實體領域進行灰色地帶作戰,例如解放軍的戰略支援部隊進行情報、太空、網路、輿論、心理和法律戰(三戰)。國家安全部、公安部、人民武裝警察和其他機構,也從事大規模的情報活動,包括在內部和外部擾亂和拉攏政府、企業和個人的統戰行動。在情報戰領域,中共明顯壓倒美國和台灣的反情報能力。二○一七年,有報導指稱,台灣政府估計,有超過五千名間諜在台灣活動。情報戰也是中共灰色地帶作戰的一部分。

菲律賓輿論戰 贏得國際支持

以下是反擊中共灰色地帶戰略的原則。

透明度:菲律賓政府藉助輿論戰的透明度,來對抗中國的灰色地帶作戰。中共政權是全世界最不透明的國家之一,菲律賓透過這種方式,贏得全世界對其反抗中國的同情和支持。最近有人主張,「徹底公開透明是民主國家對抗中國的秘密武器」。

今年二月十四日,一艘中國快艇在金門海域遭台灣海巡署巡防艇取締時翻覆,台灣卻沒有利用這項工具。台灣政府沒有公布該事件的蒐證錄影,政府的說法也一變再變。

抵制:在美國聯邦眾議院前議長裴洛西訪問台灣之前,中國軍機幾乎從未越過中國和台灣之間的海峽中線。但在此之後,這種越界行為變得司空見慣,創造出一種新常態。換句話說,解放軍發現了「軟的東西」,而且向前推進。台灣和美國政府提出外交抗議,但無濟於事。

一九五五年,時任駐台美軍第十三航空特遣隊司令戴維斯(Benjamin O.Davis)准將,基於促進和平的動機劃設台海中線,為兩岸雙方提供充分的預警時間,對可能發生的攻擊做出反應,並防止任何一方發動突襲。

美國總統、國會和美軍應該直接對解放軍越過中線入侵,以及其他更接近台灣的作法做出反應。例如,美軍可以派遣大量軍艦和飛機通過台海,直到解放軍停止跨越海峽中線。中華民國國軍和其他國家的軍隊,也可以加入美軍穿越台海,甚至海峽中線。然而,美國和台灣並未採取有效回應,如今「戴維斯線」(Davis’Line)已經不復存在。

聯合灰色地帶作戰:美國和北大西洋公約組織(NATO)在二○二二年之前訓練和武裝烏克蘭,讓俄羅斯在入侵之初飽嚐苦頭。美國應該更積極地與印度—太平洋地區的盟友和夥伴合作,包括台灣在內,反制中共的灰色地帶作戰。這就是法國文豪大仲馬(Alexandre Dumas)名著《三劍客》(The Three Musketeers)的座右銘:「人人為我,我為人人」。

經濟灰色地帶作戰:儘管大多數分析家認為,中國在與其他國家的商務往來中佔據上風,但中國在經濟上確實存在弱點。例如,糧食供應便是中國的軟肋之一,而且他們也知道這一點。

共產主義中國在二○二一年試圖對立陶宛發動經濟戰,因為立陶宛開設台灣代表處,而不是政治正確的中國用語—「台北」代表處。然而,中共的經濟脅迫並未奏效,因為中國市場只佔立陶宛對外貿易總額的一%,而且歐盟也通過立法,抑制這類經濟脅迫再次發生。

還有其他類型的經濟灰色地帶作戰,應該在既有的國際協定範圍內加以探討,例如貿易禁運、抵制、制裁、歧視性關稅、凍結資本資產、暫停援助、禁止投資和其他資本流動以及徵收。

意識形態作戰

中共企圖消滅他們主要的意識形態威脅—說漢語的民主國家台灣。台灣代表一個主權在民、政府為人民服務的國家。台灣的憲法明確規定:「中華民國之主權屬於國民全體。」

但在中國,主權在黨:中共是統治者,人民為黨服務。這種思維模式與中國皇帝治下的百姓或歐洲農奴沒有什麼不同。

因此,台灣是對中共構成意識形態威脅的典型代表。

反擊灰色地帶作戰

大多數政府在研擬反制中國灰色地帶作戰的方法上,似乎無所作為。第一步是瞭解中國灰色地帶作戰的戰略、理論,以及戰術、戰技和戰法(TTPs)。

中國武裝部隊研發灰色地帶作戰的戰術、戰技和戰法,已經至少廿年之久(中國海警便是一例)。此外,中國政府機構也透過外交戰、經濟戰和其他方式,聯手擴大其灰色地帶作戰行動。

以下是建議應該採取的行動清單,以瓦解敵對性的灰色地帶行動:

(一)整理中國和其他國家的灰色地帶行動戰略的歷史,分析其優勢和劣勢,包括成功的反制對策。

(二)為政策制定者擬定「政府一體」(whole of government)的對策清單。

(三)與盟友及夥伴合作,發展聯合、協同和各軍種的反灰色地帶戰術、戰技與戰法。

如果我們不反擊中國的灰色地帶行動,我們將被視為列寧所說的「軟的東西」。我們必須成為「鋼鐵」,讓中共知難而退。

(作者吉耐獅為退役美國空軍外務官,專研反恐怖主義、非正規作戰、飛彈防禦與戰略。二○二二年獲選我國外交部「台灣獎助金」學人,二○二三年在國立政治大學、國防大學擔任駐點訪問學人,現為國防安全研究院客座研究員)自由時報0330

Facebook Comments Box
相關新聞
- Advertisment -

相關分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