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onday, July 15, 2024
Home政治評論台灣政論香港淪為國安法禁臠,兩個世界截然不同(林逸民)

香港淪為國安法禁臠,兩個世界截然不同(林逸民)

台灣近年來因為身處於半導體產業鏈關鍵,又身為美國為首的盟國共同對抗中國蠢動的全球戰略中心,不僅獲得國際關注,產業與貿易也風生水起。相對的,過去台灣人曾經羨慕,認為紙醉金迷的香港,已經連年失色,如今香港國安法正式施行,更是大限已至。

過去歐美企業與投資人,因為香港還保有一定程度的文明法治,才敢於香港投資,做為間接投資專制、法治混亂、人權堪憂的中國窗口。如今中國悍然撕毀了香港的遮羞布,國安法之下,外資人人自危,擔憂隨時遭羅織入罪逮捕。

中國認為「殺頭的生意有人做」,卻不知歐美外資更重視人身安全的保障,反而是歐美人謹守古東亞魯國孔丘「危邦不入,亂邦不居」的教誨,不管賺多少錢,命都丟了也沒意義,更何況「賠錢生意沒人做」,中國產業凋敝、經濟故障、外匯危機,與中國打交道早已不是能賺錢的生意,外資當然大嘆不如歸去。

中國渾然不覺自己犯下多大錯誤,洋洋得意以為終於收編了香港,卻不知道已經摧毀了自身最後的救命索,香港跟中國綑綁在一起,跌出賴以維生的全球化經濟,成為世界的化外之地。過去黨國時代想塑造台灣與中國有特別關係,稱之為「台灣地區與大陸地區」,又簡稱為「兩岸」,把台灣與中國明明遠遠隔著海,說成好像是長江兩岸隔江而治似的,世界上的其他海峽,例如英法之間的英吉利海峽,就地理上來說也有兩個海岸,但罕有人會使用兩岸來形容英法關係。

李登輝先生揭破這國王的新衣,明確的說明台灣與中國是「特殊的國與國關係」,其實就是兩國,特殊在哪?特殊在於中國不承認台灣存在,也從未正式宣布國共停戰,因此時時處於戰爭狀態。

如今台灣與中國──還有慘遭吞入中國的香港──已經不只是兩國,而是兩個世界,台灣在民主自由全球貿易的繁榮世界,中國與香港在剛愎自用夜郎自大封閉鎖國的悲慘世界,怪不得中國人要「潤」,也就是能逃則逃,竟有成千上萬人變賣家產、債留中國,偷渡到美洲,跟著中南美洲的偷渡客人龍,想一起混進美國。

兩個世界截然不同,運作的法則也完全相反,台灣得道多助,不論產業還是戰略都與世界主流緊緊相繫,中國迷信弱肉強食,自認為大國崛起卻不知只是另一個形式的大躍進。過去習近平喜愛吹噓「東升西降」,最後他是講對了,那就是:東邊的台灣升,西邊的中國降。

(作者為福和會理事長、台灣聯合國協進會理事長)自由時報0325

Facebook Comments Box
相關新聞
- Advertisment -

相關分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