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ednesday, April 17, 2024
Home政治評論東亞新趨勢(楊甦棣)

東亞新趨勢(楊甦棣)

Stephen M.Young

習近平的專制政權妄圖脅迫和制伏東亞地區幾乎每一個鄰國。我認為,這種野心可以追溯到古老的「中央王國」(Middle Kingdom)症候,即東亞地區的每個國家都應該向北京宣示效忠,如果不是在政治上稱臣,至少在經濟上必須降服。然而,在中國稱霸東亞的征途中,一件有趣的事情發生了。中國的鄰國開始對北京的拙劣政策感到厭倦,現在決定展開反擊。

習近平拙劣脅迫 鄰國團結反擊

東北亞一個引人注目的發展,是東京和首爾最近大和解,恢復友好關係。日本帝國時期對朝鮮半島實施不容否認的高壓統治,半個多世紀以來,南韓對這段歷史始終耿耿於懷。如今這一可喜的變化,一方面源自於這兩個東北亞鄰國的新型雙邊外交,另一方面也歸因於北京對這兩個國家粗暴且拙劣的對待。

日韓大和解 菲日擴大友好關係

不過,情勢的發展還不僅止於此。在我看來,習近平的政策已經驅使中國的大多數鄰國,組成一個心照不宣的聯盟,團結起來反制中國對它們的霸凌。一個顯著的例子是,菲律賓最近也願意與日本擴大友好關係。日本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蹂躪這個前美國殖民地的殘酷記憶,已經被馬尼拉對中國企圖擴張領土的日益焦慮所掩蓋。北京宣稱對整個南中國海擁有支配權,但荷蘭海牙常設仲裁法院(PCA)做出裁決,駁回中國的主權聲索。

中國染指南海主權 菲美合作反制

中國最近利用其不斷擴張的海軍力量,阻止馬尼拉進入其宣稱的領土。這個故事的背景,涉及誰有權利進入中國、越南和菲律賓競相爭奪的南中國海豐富漁場。華盛頓和馬尼拉早在一九五一年便已締結共同防禦條約,若有第三方對菲律賓構成威脅,美國承諾將協助菲律賓捍衛自身權益。因此,此事攸關重大利害關係。最壞的情況是,如果菲律賓與中國爆發武裝衝突,華盛頓將會向馬尼拉伸出援手,這很有可能引發一場導致大多數東亞鄰國也被迫捲入的區域大戰。

日本也正在調整安全政策重心,意識到中國對鄰國的侵略,已對東京自身利益構成直接威脅。在東京與華盛頓之間存在同盟關係的情況下,中國仍大言不慚地宣稱,對日本部分領土擁有廣泛但未經證實的主權,格外引人側目。

我不太清楚的是,在北京的權力核心圈裡,誰有膽量以毫無根據的領土主張,來挑戰幾乎所有鄰國。這不僅違反國際法,也等於是與華盛頓和許多重要國家之間的條約安排為敵。然而,習近平先生顯然認為,他可以完全無視這些阻礙。我們不禁好奇,他的核心親信裡面有沒有人願意說真話,提醒習近平罔顧現實所必須承擔的嚴重風險。

專制暴君的根本問題,在於他們有意或無意地不鼓勵與他們的野心相悖的忠告。一段時間之後,孤立的領導者可能會以為每個人都同意他的看法,因為沒有人提出異議。一個排斥其他觀點的封閉式權力核心圈,也是問題的一部分。但是,獨裁者不樂見在重大議題上坦率交流的風險之一,是他們會愈來愈與現實脫節,無法客觀評估自身行動可能產生的後果。

我們已經在俄羅斯看到類似的案例,總統普廷(Vladimir Putin)掀起侵略烏克蘭的殘酷戰爭,迄今已造成數十萬人傷亡,烏克蘭乃至俄羅斯部分地區,更在戰火中遭到嚴重破壞。我高度懷疑普廷會鼓勵自己的親信提出坦率的建議。另一方面,莫斯科的朋黨目前只剩下北韓和中國。在這些區域事務和國家安全議題上,該地區的其他國家幾乎或多或少都持反對態度,或者至少保持中立。

美總統大選誰勝出 牽動亞洲政策

普廷和習近平可能都希望,美國將在十一月舉行的總統大選,能夠讓川普(Donald Trump)重回白宮寶座,華盛頓將會出現更友善的對話對象。即將到來的美國選舉,的確會對台灣及其安全產生重大影響。事實上,川普先生對國際政治的細緻操作不感興趣,他很容易被奉承,也似乎鮮少尋求外部建議。此外,川普似乎也不關心國防事務,身邊圍繞的都是逢迎諂媚之輩,聽不進逆耳忠言。如果這種人格特質演變成肆意漠視不順己意的事實,情況尤其危險。

相較之下,拜登總統要比以往歷任總統更直率敢言,他曾不只一次公開表示,美國打算動用外交和軍事力量來保衛台灣。拜登若贏得第二任期,將確保我們得以延續與台灣長久以來的密切關係。即使共和黨在國會掌握多數席次,揆諸過往,對台灣的堅定支持也不曾間斷。這在很大程度上是因為台北長期以來,一直不遺餘力地與美國兩大政黨發展密切關係。儘管川普官司纏身,但如果他在明年重新入主白宮,他將發現自己受制於國會堅持與台灣保持密切關係的跨黨派共識。

賴清德新政府 堅實台美邦誼

台灣方面,現任副總統賴清德將接任今年春天卸任的蔡英文總統,這表明台北的外交政策在極大程度上將維持連貫性。誠然,賴清德將面對一個可能反對或阻礙政策制定、難以駕馭的立法院。值得肯定的是,賴清德選擇蕭美琴擔任他的副手,為新政府大大加分,她擔任過台灣駐華盛頓代表,外交歷練豐富。最重要的是,在我看來,台灣人民始終堅守民主制度和開放社會,而且會在他們的主權受到威脅時,支持採取一切審慎的措施加以捍衛。

總之,隨著我們進入龍年,許多事情正在發生變化。面對朝小野大的立法院,以及台灣社會的對立態勢, 即將就任的新政府將需要爭取民眾,給予其政策更有力的支持。

以上所言並不是暗示前路將會平坦順遂。然而,除非川普在今年秋天的大選中獲勝,而且國會的兩黨版圖也出現翻天覆地的變化,否則台灣仍將是美國的堅實友邦。這個勇敢的島國可以期待華盛頓,為我們在東亞地區的長期友邦和夥伴,提供道義和物質上的支持。美國和整個東亞地區的台灣之友,都將密切關注這些重大議題的發展。

(作者楊甦棣,二○○六年至○九年擔任美國在台協會台北辦事處處長,一○年至一三年擔任美國駐香港及澳門總領事)自由時報0323

相關新聞
- Advertisment -

相關分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