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aturday, April 13, 2024
Home專欄公孫樂古典的愛情 ( 公孫樂 )

古典的愛情 ( 公孫樂 )

每次回台灣,總會探望父輩的親長。我自己都已古稀之年,父母親那一代的長輩當然更老了。醫藥與照護的進步加上家族或有長壽的基因,他(她)們都已接近百歲,堪稱人瑞家族。不過,老兵凋零還是免不了的路程。

前年,四叔以九十八歲高齡於睡夢中仙逝,只能透過網路參加了他的告別式。雖然不捨,還是很欣慰他能活到近百歲,又幸運地在睡夢中駕鶴西歸;只是去年回台,無法再見到叔叔,還是惆悵萬分。

父親這一邊,我還有一位尾叔、兩位嬸嬸和一位姑姑;母親這邊則有一雙九十六歲的阿姨和姨丈。

今年趁回台投票,先到屏東潮州探望阿姨和姨丈,雖然不確定阿姨還記不記得我,可是在一群表兄弟姊妹的簇擁下,她神情愉悅,看來身體也還硬朗;姨丈健康更好,神智清明,能和我們侃侃而談。阿姨年輕時像極了我母親,所以每回見到阿姨就像看見媽媽。母親如果還在,已經一百零六歲,應該和現在九十六歲的阿姨神貌相似吧。

之後,我回到台北探望叔叔、嬸嬸和姑姑。

五嬸有一對孝順的兒女,堂弟已經是台積電的頂端領導層,成就斐然,嬸嬸總是笑逐顏開。只是嬸嬸有骨質酥鬆的問題,她開玩笑說,自己變矮了,越來越像小孩,引得大家哄笑。

最小的姑姑已經九十八歲,不過身體比一般同齡的老人健康多多,我一進門就問她:「阿姑,我是誰?」,她大聲回我:「係阿人啦!」笑聲宏亮,神清氣爽。姑姑是個美女,彰化高女畢業後就當了一輩子老師,桃李滿天下,退休後有一段時間仍然在社區教老人日語,她又很會彈琴唱歌,儼然還是個老老師。雖然已九八高齡,臉頰仍然豐盈,笑起來還是個老美女!

健康狀況不佳的是尾叔和嬸嬸。叔叔九十二歲,是姑姑最小的的弟弟,他的視力和聽力都只剩一點點,但我們的到訪,他是知道的,他似乎已不記得我,卻知道家兄,也說得出同時來訪的他早年的學生。去年探望他時,他很高興的說故事,一半是舊事,一半是想像,天馬行空,讓我們聽得一愣一愣。說完還會唱起歌來。嬸嬸身體也不好,但是看護把她用輪椅推來客廳與我們同坐時,嬸嬸身穿一襲純白色的羽絨衣,雖然面容較以前憔悴,但還是顯得雍容雅致,她安靜地對著我們微笑點頭,高興我們的到訪。

雖然叔叔已經接近眼盲和耳聾,但顯然感知嬸嬸就在附近。叔叔突然伸出手,探向嬸嬸的方向,口中呼喚著嬸嬸的名。嬸嬸看見叔叔喚著她以及伸出的手,趕緊也伸出手握住夫婿,流露出驚喜和激動的眼神,深情看著與他結褵一生的男人。

見到這一幕,我心頭被一股暖流電到,趕緊抓起手機,拍下難忘的鏡頭。

這是我今年返台探親見到最美麗的畫面。

上一代人比我們這一代含蓄得多,我不曾看見過父親和叔叔牽過另一半的手,或許他們只會在兩人獨處時才會有深情的表達。

那天看見九十幾歲的老人家緊握的手,不禁深深感喟:多麼古典的愛情啊!
(方齋夜話18)

(作者為南加台僑)0214

相關新聞
- Advertisment -

相關分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