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riday, February 23, 2024
Home熱門影音政論影音衰尾道人被搜身記(公孫樂)

衰尾道人被搜身記(公孫樂)

四十年前的1984年,第一次搭飛機來美國。從台灣桃園機場出關時,遭海關人員搜身。那時候尚未解嚴,我又在報社工作,和黨外人士有接觸,但也只是觀察者、同情者,無名小卒一個。那個海關人員在我身上東摸西摸,還從我褲袋掏出東西查看。當時覺得很不愉快,但是想這是最後一次被霸凌了,除了心中幹譙,也沒辦法。事後我擔心妻女兩個月後會過來,不希望此事發生在她們身上。還好報社的同事請機場記者前往「關照」,妻女總算沒遭辱。不過行李還是被翻找過,海關人員還為了一本黨外雜誌躊躇半天。

四十年過去。美國成了我的家鄉,兩老盡可能每年回故鄉探望親長或旅遊,碰到大選總不落人後回去投票。2023年12月30日,我們前往洛杉磯國際機場,準備搭機回台,卻因為夾克裡的手機忘了拿出來,成了「嫌疑犯」被海關人員仔細搜身,和四十年前的遭遇「相互輝映」!

老婆時常笑我「衰尾道人」,別人碰不上的怪事都會發生在我身上。有時想也有道理。

這次搭機和二月份回台時不同,在安全檢查之前,海關人員帶著一隻嗅毒犬,在三個人一列前進時聞嗅每位旅客。

老伴先我一步通過嗅毒犬,她想駐足等我,被海關驅趕到通道尾端。我才想起步,那隻嗅毒犬卻鬧脾氣,不幹了,牠的handler在一旁安撫,過了一陣子牠終於心回意轉,同意復工。我也順利通過。

下一個是行李的檢查站。

這回安檢時沒有要求脫外套、鞋子,我問工作人員,電腦平板要不要拿出來,他說不必。我想這回比較簡單。很輕鬆地把carry on行李放到盤裡推上輸送帶,我則走過安檢機器。沒想到響了鈴。我退回原位,從另一個須舉雙手的安檢機器通道走,還是警報聲起。我才警醒到忘記把外套口袋裡的手機取出,趕緊掏出來給海關看。

沒想到一名海關人員對我很有興趣,說我口袋裡一定有不少東西,要我通通掏出來,於是我從口袋取出幾張收據、一條短短的USB充電線、一小盒牙籤。那名海關用充滿嘲諷的口氣說,喔連牙籤都有,來來來,搜身(pad down)!我才理解自己已經變成嫌疑犯了,旁邊另一位海關人員過來,倒是很有禮貌地跟我解釋,因為安檢器顯示我的腰、胯部附近有疑問(我有解下皮帶呀),所以要搜身,還問我要到單獨的房間搜身還是在現場。我想我不過是忘了把手機取出而已。以前也曾忘了口袋還有銅板,掏出來單獨放在小盤子,再過一次機器就沒事。這回這樣大陣仗是怎麼了,不過身上絕無違禁品,要pad down,就公開做,除非要我脫褲,否則老漢沒甚麼好怕的。

海關人員上上下下拍我後背時一直告訴我,他是用手背拍,不是用手心。也許是表示對我的一點尊重,我並不在意,手心手背都無妨,畢竟是基於他們認為的合理懷疑執行公務;雖然我覺得另一名收走我的手機、充電線和牙籤盒的人員口氣有點惡劣,不過也許就是所謂白臉黑臉的技巧吧。然而搜身還沒完,還要左腿右腿分別跨馬部讓他拍,左臂右臂平舉繼續拍。當然不會查到任何他們懷疑的違禁品。但那名旁觀的人員仍不死心,告訴搜我身的人員,再搜再搜,還說:叫他抖抖手臂看有沒有東西掉出來,並說還要翻翻我手上的紙張。不過執行搜身的人並沒有照做,告訴我說沒事了。

我沒好氣地向那名鎖定我的人要我手機,他看起來有點失望,悻悻然說,在輸送帶的盤子裡。

我不願意往種族歧視的方向想,畢竟是我自己忘記取出手機才引發警報聲,但怎麼都想不出有搜身的必要。我還想,萬一我說要去小房間接受搜身,會不會被要求脫褲?

老妻在另一端等了許久,看到我說:你又碰見怪事了!

事後我想到,可能因為近期以來毒品走私猖獗,難怪又是緝毒犬聞嗅、又對他們認為有嫌疑者如此搜身。雖然找錯了對象,還是希望他們真的抓到一些毒梟。

回想1984年抵達洛杉磯之後,因為哥哥在丹佛,我拎着母親買的大同電鍋就要上飛機,但關員發現電鍋裡有東西,打開一看不得了,是一支金光閃閃的大菜刀!原來媽媽好心買了新菜刀放在裡面。我嚇了一大跳,連忙說可以將刀丟了吧?那位機場人員高高舉着菜刀秀給他的同事看,大笑說不用丟掉,把電鍋和菜刀一起當做托運行季即可。

四十年前的機塲安檢是如些鬆弛。那把菜刀要是在今天的洛杉磯機塲被查到,我沒被當成恐怖分子抓起來才怪!(方齋夜話16)

(作者為南加台僑)0106

相關新聞
- Advertisment -

相關分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