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unday, February 25, 2024
Home專欄公孫樂滿園春色 ( 公孫樂 )

滿園春色 ( 公孫樂 )

讀過詩經的「窈窕淑女,君子好逑」,想像成影像,那是古裝片;台灣俗話說的「草螟仔弄雞公,雞公匹噗跳」,這種鏡頭就充滿動感,顯現公雞猴急的窘態,很近代,很幽默;至於最近 #MeeToo 的勇敢女性出來爆名流、權勢者的性騷舊事,畫面很現代,但毫無美感。

不過我不想談人;植物、動物、昆蟲的春色比較有趣。歡迎一起分享我的後院春色。

自從我家的狗兒老病上了狗天堂之後,後院沉寂了一陣子,然後牠門就來了。那是一隻壯碩的淡褐色貓公和身材苗條的灰黑色紋理貓母,牠們把我家後院當成吉普賽營地,餓了出去覓食,飽了不是在樹下懶洋洋躺著做白日夢,要不就是談情說愛。

春天一到,後院的植物都像發情似的,不但枝繁葉茂,而且鮮豔、溫婉,碩大、小巧的美麗花朵從花圃、牆邊,樹下、樹上、一朵接一朵,一叢接一叢的爆發式怒放,看得應接不暇。

這棟老屋已經至少有104年歷史,所以後院這棵紫藤樹恐怕也比我年長。不過它很盡責地每年畫出一幅美麗而彭湃的紫色瀑布讓我遠觀、褻玩兩相宜,尤其在銀髮的人生階段,真是太療癒了!

除了整個棚子的紫色花串,還處處可見紅的、白的、紫的和黃的混種曇花(hybrid epiphyllum) 碩大的花朵,以及優雅而有富貴相的蘭花,像接力賽一般,天天花枝招展。甚至還有不請自來、讓我驚喜的美麗、小小花朵的月見草,它們突然佔據了前院花圃的一角。


▲曇花


▲曇花


▲虎頭蘭


▲月見草

把鏡頭拉回來看這兩隻貓咪。

那天我正好拿了小板凳坐在李子樹旁邊的菜圃挖菜苗。一抬頭,就看見那對貓咪(我和貓相隔約十五呎)和我面對面。我很訝異牠倆四目瞪我兩目。想說牠們會不會拔腿就跑。忽然,長得很蒯(kuai)的貓公把右前腳搭在漂亮貓妹背上,用很嚴肅的眼神看著我。啊我明白了,牠是告訴我:「伊阮某!」,牠不是偷吃客或性騷怪貓。

很後悔手機放在稍遠處播音樂,沒能及時拿起手機拍照或錄影。

我們又互瞪了幾秒鐘,貓公按捺不住,翻身就騎上了貓妹的背,屁股猛搖起來。

我想:啊你也太衝動、太明目張膽了吧?

正當貓公爽快之際,只見貓母大怒,翻身把貓公從背上摔了下來,還大吼大叫用爪子抓牠。

想來貓妹還有點羞澀,怪貓公在眾(兩)目睽睽之下就想敦倫。惱羞成怒之下,給了牠一巴掌。


▲貓母

貓公雖然狼狽地翻了個貓吃屎,但是牠馬上又站起來,後腿坐了下去,前腿則直挺挺地撐著。非常嚴肅地端坐在貓妹旁,任憑貓妹低聲怒吼,牠還是直視著我,似乎要告訴我:「恰耙耙喔!」

貓妹一氣之下轉身離開,貓公隨即亦步亦趨跟在後頭。牠應該在說:「革命尚未成功,仍須努力」。

在後院勞動。常常會有驚喜的鏡頭出現,有一次我拿著水槍替蔬菜水果澆水,平常見人就跑的一隻蜂鳥循著水柱飛了過來,越飛越近,就在細細的水柱網洗起澡來。我只能站定不動像一尊雕像,雖然在伸手可及之遙,牠渾然不覺,盡情的清洗羽翼。洗好澡後,一路唱著歌飛上枝頭。

這是我花園、菜園裡的秘密春光,只有我獨享。說起來也是一種福分。

後來貓母有一陣子不見了蹤影。我以為這一對已經雲遊四海去了。忽然有一天,沒有關門的儲藏室近門口處的空紙箱子亂成一團,想進去看個究竟,才發現貓妹已升格為貓媽了!(母貓從受孕到分娩需要九到十週,顯然是和我打照面那天之前就受孕了)

只見裡面有四隻毛茸茸的貓寶寶。兩隻和媽媽同一種花紋,一隻是黑、褐混色的皮紋,還有一隻則是純黑色,只是腳是白的。台灣人不喜歡這種白蹄的黑貓,說是不祥之物。說來感慨,連貓都會遭「顏色歧視」,只因顏色、外貌被冠上「不吉祥」,牠的命運就注定要比較坎坷。偏偏這隻黑色白蹄貓寶寶比起其他三隻兄弟姊妹都小,看起來也很柔弱。


▲貓寶寶


▲黑貓寶寶


▲才幾週大,就爬上紫藤棚了

還好後院的天地還算安全,沒有天敵。小黑貓雖然跌跌撞撞,總跟不上手足,但還是快樂的成長。

貓寶寶須兩到三個月才能自立,最初看見貓媽在儲藏室裡、近門處哺乳;漸漸地,小小貓蹣跚地到外面吸奶,貓媽則躺在地上一個個給牠們舔毛。看見我出現,貓媽立即坐起來,兩眼圓瞪,非常警覺,隨時注意我的動靜,生怕小寶寶受到威脅,害得我每次到後院工作前,都要先看看牠們在哪裡,免得驚動牠們全家。

全家?貓公當了爸爸,卻不見蹤影。原來貓的世界裡,貓爸不必照顧貓寶寶(呼叫#MeToo運動…)。當貓媽媽細心照顧小貓時,貓爸正悠哉游哉地在前院草地上曬太陽呢!

最後和大家分享一段昆蟲界的鳳求凰影音,是去年八月在後院拍到的。當時我正用手機拍攝蔬果的成長狀況,忽然看見一隻褐黃色的大昆蟲(後來才知道它叫 Valley Carpenter Bee)在苦瓜藤飛來飛去,鳴聲大作。另有一隻純黑的昆蟲則在藤間若隱若現。後來黑色的在瓜藤停住,那隻漂亮的褐黃大蜂馬上趴了上去,嘿咻起來。數秒之後,它們就雙宿雙飛了。

原來那隻褐黃色的大蜂是公的,純黑色蜂是母的。

後院是我的sanctuary。它是我的避世樂園,更是我個人的自然保護區。雖然有點「負日之暄」的味道,但是這樣處處有春光的地方,確實是老年的夢寐之地。(方齋夜話2)

作者南加州台僑0615

相關新聞
- Advertisment -

相關分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