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hursday, June 13, 2024
Home台美文藝也談義務役 / 細數年少青澀時 / 美麗的倩影 ( 稚竹 )

也談義務役 / 細數年少青澀時 / 美麗的倩影 ( 稚竹 )

也談義務役

記得我大一暑假時(一九八一年),班上男生到成功嶺接受六周大專暑訓時,我與班上幾個女同學,特別搭車到台中,在同學家住了一夜,翌日一起到成功嶺探望同學們,當時我只帶了長褲去,而且身穿褲裝,後來還特別在台中逛街,買了一件便宜的洋裝,到營地看他們,那時男同學很開心我們去探望他們。看到他們變得黝黑結實,相信是受訓的結果。那時,台灣實施徵兵制,男生都要當兩年兵,所以等到畢業後,他們還需將剩下的受訓期補足。其實這也是一種鍛鍊,讓他們更加成熟壯大。

我與外子是一九八二年認識的,當時他正在台中清泉崗服兵役,之前不久他才從金門調回來。隔年他便回校讀碩士。一九八四年我大學畢業時,他也正從研究所畢業,我於一九八四年便踏入婚姻的殿堂,同年底赴美依親,陪老公求學。同時自己也去修電腦課。繼續當學生。時光荏苒。轉眼這些事都已是上個世紀的事了。大家也由青澀的學生時期,步入老年,但這些記憶猶如昨日之事,鮮活的印在我們的腦海裡。

我們大學同學,現今也有一個透過 line 的群組,大家雖已畢業很久了,但在群組中能看到彼此的動態,有事時,大家也互相支持,今年正好是畢業滿四十週年,相信會有較大的活動,希望自己也能前往,與老同學們見見面,共聚一堂。

其實回想那時同學上成功嶺受訓,乃至畢業後的服兵役,都會使得他們變得更能耐苦,身體也變得更精壯,將來也較能適應各種艱困的環境,成為頂天立地的男子漢。這是一種成長必經的過程。 至於兵役制,據說後來,廢除了徵兵制改行募兵制,而義務役也改為四個月,直至最近,為了因應國情需要,又開始恢復徵兵制,將義務役從現行的四個月改為一年了。 

 ~~~~~~~~~~~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細數年少青澀時

我是六0年代出生於嘉義市,小時候在鄉下長大。直至國二才搬到台北。在嘉義時,我們是住在父親公司的,員工宿舍裡。工廠大門前,有一大塊空地,還有一條小河溝,溝裡充滿了工廠排出的廢水。我們小孩很喜歡撩起褲腳,站在水溝裡,享受著溫水流。而空地裡,擱放著成捆的稻草,其間有幾條小道交錯貫穿。因為鄉下地區交通不便,到市區距離遙遠,所以我小學四五年級時便學會騎腳踏車。記得我們那時都在空地的小道上,練習騎車,經常摔得鼻青臉腫,跌到水溝裡也是常事。學騎車時,通常都是較大的孩子幫忙拉著車後,等到我們騎較穩時,便放手,我們便飛馳在小道上。學會騎車後便會呼朋喚友一起到附近遊玩,有時媽媽會要我們到附近小商店買醬油,糖與鹽等日用品。等到我讀國中時,便騎車去市區補習英數(通常一趟要騎二十到三十分鐘)。

記得當時我一三五補數學,二四六補英文,數學老師很和善,英文老師則是出了名嚴厲,每次考試沒達九十分的,便要挨板子,不過還好我從未被打,還常常要留下來,幫老師改考卷。小時候過年時,我們都會放鞭炮,我只敢玩摔炮(就是丟在地上,便會爆炸的一種爆竹)或仙女棒(一種手持,非常細的棒狀物,類似魔術棒。點燃後不會爆炸,而是有煙花出現),有些男孩,則喜歡施放沖天炮(一飛沖天,類似火箭的一種炮竹),有時還故意點燃倒立鐵罐下的沖天炮,罐子會衝上天,之後掉下來,而炮竹也會在高空中爆炸,發出巨大的聲響。每次都嚇得我們女孩子,趕緊捂住耳朵跑開。後來工廠管理員,警告我們不要在稻草堆旁燃放鞭炮,因為很容易引起火災。自此以後,比較少看到男孩再放沖天炮了。在嘉義的童年生活,充滿了許多都市孩子,所沒享有的特別回憶。

後來爸爸換工作到北部,姐姐也到台北讀高中,家中只剩媽媽與我,每天補習回來時,雖然有伴同行,但母親不放心,每晚站在工廠門口等我。這種日子一直持續到全家搬到台北。搬家後我沒有再補習,都是在家自修,還好後來考上不錯的高中,升上高中後,剛開始時也是自習。直到高三時,才與同學到劉毅老師那兒補習英文,課後就住在她家。之後也考上不錯的大學。開始了由你玩四年的生活,直到大二認識外子後,常一同上圖書館讀書,方才定下心來唸書,成績也突飛猛進。

大學畢業後結婚,隨夫赴美求學,因為我們的父母並非富裕,所以老公是靠獎學金,而我是到社區大學唸書(因學費較便宜),我也在外子所在實驗室打工,來支付學費。兩年後畢業,之後懷孕生子,而孩子兩三歲時,老公拿到學位,就待在老闆的實驗室工作,他就此結束了求學生涯,而我則暫時回歸家庭,享受家庭主婦,相夫教子的日子。

~~~~~~~~~~~~

美麗的倩影

這幾天氣溫高達七八十度,風和日麗,陽光明媚,溫暖的日光,照在肩頭上,很舒適,不熱也不冷。聽到路旁鳥兒在鳴叫,似乎在為春日來臨而歡唱。

今年的冬季沒有下雪,本來期待雪花飄落,白皚皚冬日的來臨,終是成空。不過也好,若是大雪紛飛的日子,那出門的話得穿厚重的衣物,走路也得小心點。免得路滑摔跤,尤其是年紀大了,一不小心,容易骨折。夜晚更是不能出門,白日雪花化為水,晚上又結冰,很容易出車禍。

過幾天溫度又要降至五六十度,趁此陽光和煦,雲淡風輕時,趕緊去Downing Creek湖邊餵野鵝(wild goose,大雁)。靜謐的小湖旁,有著一大片翠綠草地。而湖面上則映滿蔥蘢樹林的倒影。只見波光瀲灩,群鵝戲水,微風吹來,掀起了層層漣漪。凝望著小湖,心中的憂慮一掃而空。遠離塵世喧囂,享受著一方淨土。讓自己徹底放空,彷彿天地間唯我獨尊。沉澱一下紛亂已久的思緒,之後再重新出發,再度飛翔在蔚藍的天空中。

歸途中,開車經過鄰近社區時,發現有絢麗多彩的花朵,趕快拍了幾張照片,為此早春留下了些許美麗的倩影。(作者為北卡州台僑)

Facebook Comments Box
相關新聞
- Advertisment -

相關分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