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uesday, June 25, 2024
Home即時新聞台灣國會有敵國內奸 好過日:政治結構最大困境

台灣國會有敵國內奸 好過日:政治結構最大困境

白藍陣營提國會擴權法案遭批濫權,臉書粉專「高雄好過日」評論,白藍常以美國等國也有國會調查權來作法案依據,但美國沒有「自我認同為俄羅斯人,認為美國是俄羅斯一部分」的國會議員,台灣國會卻有敵國內奸,這是政治結構上最大的困境。

「好過日」指出,一個月前,傅崐萁在花蓮地震後不顧輿論觀感,硬是帶團赴敵國下跪朝拜,回來以後就全力蠻幹通過各項爭議法案,其中的時序關聯不難理解。

十年前的太陽花運動,並不是單純反黑箱或針對立法院的程序問題,而是中國已經促統,軟土深掘到一定程度後,台灣整體社會的反彈;十年後背棄這場運動的,都是否定其中有中國因素存在的那些人。

「好過日」分析,白藍常以美國等國也有國會調查權來作為法案依據,先不說白藍版本法案條文中,立院濫權與失去權力制衡的法律缺陷太明顯,就算通盤照搬其他國家制度,也要先記住一點,美國沒有「自我認同為俄羅斯人,認為美國是俄羅斯一部分」的國會議員;反觀台灣國會有敵國的內奸,這是政治結構上最大的困境。

「好過日」感慨,很難想像美國國會聽證會舉行到一半,國會議員剛從參與聽證的美軍將領手中拿到某些機密情報,立刻衝出議場打電話,洩漏給外國,但在台灣這是真的會發生的場景;在談三權分立的互動時,不能不談更基本的防禦性民主原則,意圖推翻共和國主權的政黨,本就不該有參政的權利。

「好過日」感慨,如果不記住這點,十年前太陽花上街頭,現在民眾再上一次街頭,十年後可能還是要再來一次;或是更慘的,十年前香港發生雨傘運動,烏克蘭發生廣場革命,但之後其敵國重整旗鼓後仍繼續反撲,十年後香港已經沒有反對力量,烏克蘭深陷盜匪侵略之中。

「好過日」喊話,民主自由是脆弱的,而敵人不會對我們仁慈。自由時報0521

Facebook Comments Box
相關新聞
- Advertisment -

相關分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