設為首頁 加入最愛 聯繫我們 回首頁
  Sunday, August 20, 2017
柯罵反年改團體王八蛋
  彰軍公教聯盟帶回偵訊
社區報紙版 社論 本報影音 海外觀點  
   
台灣政治
>
台灣社會
>
美國新聞
>
全球新聞
>
財經新聞
>
台美社區
>
南加社區
>
美食廣場
旅遊天地
美國生活
網路發燒話
文藝廣場
笑話一籮筐
 
 

賴淑遠 赤腳上學的小女孩

 

赤腳上學的小女孩一步一腳印的精彩篇章

國泰銀行EVP and Deputy Chief Lending Officer 賴淑遠女士專訪

◎本報記者/公孫樂 ◎圖 賴淑遠提供

大洛杉磯台灣會館副董事長賴淑遠,被洛杉磯商(業)報(Los Angeles Business Journal)選為2015年洛縣(Los Angeles County) 13位最有影響力的信貸放款者(Most Influential Lender)之一。這份介紹最有影響力的信貸放款者的專刊3月30日隨L. A. Business Journal一起發行。

賴淑遠為台灣台南上茄苳人,嘉義女中,台大畢業,現為國泰銀行商務發展/企業商貸部,主管商務發展的執行副總裁(EVP and Deputy Chief Lending Officer)。她曾任北美洲台灣婦女會南加分會會長。賴淑遠在銀行界服務超過23年,曾是前萬通銀行資深副總裁。


       
賴淑遠


把鏡頭拉回到1958年,一位台灣鄉下的小女孩,赤著腳,不管是炎炎夏日腳下的沙石路有多燙、不管瑟瑟的冬天寒風把腳趾頭凍得紅腫疼痛,每天走半小時的路到小學上課。她就是賴淑遠,那時候她正值學齡,開始上學。

台南上茄苳是個農村,是八掌溪南部第一個村莊,火車不經過這裡,那時候,只有公路局普通車(直達車也不停)從省道經過。

賴淑遠小學念後壁小學,走路約需半個小時。當年沒鞋可穿,都是赤腳上學,鄉村路上都是沙石,夏天燙得要命,冬天則冷得腳趾頭都紅腫。一直到五年級時,媽媽買了一雙大號的塑膠鞋(媽媽說小孩長得快,要買大雙一點的),也有腳踏車可以騎,但是因為鞋子大,腳踏車又高,鞋子總會鬆脫下來,所以常常一路撿鞋子。

上中學時,賴淑遠必須走路15至20分鐘,從村裡走到省道,搭乘公路局的班車到嘉義火車站,然後再從火車站走20分鐘的路到嘉義女中上學。幸好後來有了一部腳踏車,寄放在車站附近同學的家裡,每天下了公路局車,先走五分鐘到同學家,騎腳踏車上學。就這樣初中和高中六年,賴淑遠在嘉義女中完成中學學業。

賴淑遠回憶說,那種草地所在,村裡的女孩子很少能夠念書的,通常女孩子六、七歲之後就要幫忙揀番薯、稻穀,切豬菜,養豬養雞、挑水等等,所以一般人都說女孩子不必念書。還好開西藥房的爸爸鼓勵六個兒女都去念書,所以在那個年代的鄉村裡能夠念書,是很幸運的事。當時賴淑遠的父親說,男孩女孩都念書去,但大學要念公立的,私立大學的學費他負擔不起。

所以高中時,賴淑遠清晨四點鐘就起來念書,因為做惡夢都夢見考上淡江,但爸爸不讓她去念,因為私立大學太貴了。1970年,勤讀書的賴淑遠考上台大(第一志願台大商學系會計組),爸爸很高興,可是媽媽說,不是有一家學校念完以後當老師而且是免費的嗎?她指的是師大,還好爸爸跟母親說,台大更好呀。

其實賴淑遠一直夢想成為文學家,並曾發豪願要拿諾貝爾文學獎,高中選組的時候她想選讀乙組,以便考外文系或中文系。不過教她國文的老師說,念中文不好找頭路喔,而要得諾貝爾文學獎更是漫漫長路,不如選丁組,去念business的科系,以後就業比較容易。賴淑遠聽從老師的建議,改選丁組。就這樣,她這一生和 business 結下不解之緣。

賴淑遠談到她名字的一個小故事。她說當時父親要替她報戶口時,本來是取名「淑琬」,但阿公去填表時,因為「琬」台語發音和「遠」相同,他就填了「淑遠」,等父親發現,已經都登記好戶口了,於是「將錯就錯」就叫「賴淑遠」了。後來母親常開玩笑說,就因為取了「遠」為名,這個女兒就真的嫁得好遠好遠,到美國去了。

台大畢業(1974)後,賴淑遠先到宋作楠會計師事務所工作兩年,1975年結婚後,夫婿賴聰域於1976年先行前來美國留學,賴淑遠當時已有了身孕。1978年賴淑遠也來美國深造,女兒則暫時留在台灣。

賴淑遠來到美國紐約Sunny Buffalo Sate University念MBA。當時只帶了四千元美金,學費就花去了一千九百多元,經濟非常拮据,只能和其他同樣窮苦的台灣留學生住在slum(貧民區),左鄰右舍都是窮人家的黑人住戶。念MBA時,賴淑遠生了第二胎,是個壯丁。有一天她下樓泡奶餵嬰兒,卻發現大門不見了,留在樓下的手提包被偷走了,她趕緊報警。警察告訴她說,這個地區治安太不好了,應該搬到好一點的地區才好,可是以當時留學生的情況,只能先求棲身,哪有能力住好一點的地方?當時她們住的是public housing,免水電費,房租也很便宜,所以不少台灣留學生也都住在那邊,不算孤單。

▲賴聰域、賴淑遠夫婦和一對兒女合影。

賴淑遠念MBA時,也努力打工賺錢,除了當babysitter之外,還去餐館當waitress。有一天,廚師告訴她,希望她能一起合作開餐廳。賴淑遠說她是窮學生,哪有錢投資開餐廳?廚師告訴賴淑遠說不必出錢,他去買下餐廳,然後讓她拿去抵押貸款,再逐月還錢即可。結果賴淑遠就以一塊錢開了一家餐廳,而且還佔一半股權!

那位廚師不會英語,他說他觀察賴淑遠在餐館的工作表現,看到她英語流利、工作勤快、待人親切,所以他想,賴淑遠當餐廳經理,由她主理外場,他自己主理廚房料理,應是理想的搭檔。賴淑遠當時MBA剛念完,還沒取得working permit,卻又急需有收入,也就答應合作。

經營餐廳那一年,有一天,一位來吃飯的女士問賴淑遠,知不知道她是誰?原來她是一位有名的食評家,負責水牛城當地報紙的美食專欄。結果第二天報紙就登出圖文並茂的食評,盛讚餐廳服務好、餐點美味可口。

消息見報之後,不得了,連續幾個禮拜食客都大排長龍,堂食、外賣應接不暇,差點把賴淑遠累垮。

餐廳開了一年,因為夫婿賴聰域轉往耶魯大學攻博士學位(賴聰域是台大數學系畢業,來美原本在羅徹斯特大學念經濟,後來到耶魯攻讀投資、財務的博士學位),他們把餐廳賣了,賴淑遠終於也把已經四歲的女兒接來團聚。

賴淑遠回憶,當年經濟困窘,哪有錢回台灣探親看女兒,就連念MBA第二年的學費也張羅不出來,還好Sunny Buffalo 有financial support的協助計劃,賴淑遠寫了報告向學校求助,校方讓她免繳學費,繼續完成學業。

「吃果子,拜樹頭」,賴淑遠對於校方的適時協助永遠感念,所以畢業後事業有成,對母校總是熱情捐輸。賴淑遠還說,夫婿賴聰域念耶魯時,也曾從學校借貸了五千元,讓他們也時時感恩耶魯大學的慷凱協助,除了還清借款之外,賴聰域教授後來還設了一個股票專戶,要把專戶裡的利潤回餽給母校。

夫婿念耶魯大學時,雖有獎學金,但要應付房租、生活仍然艱困,幸好經營的餐廳賣掉之後,拿到一萬多元,讓先生能夠順利完成學業並扶養兩個兒女,所以賴教授常說,他的博士學位一半要歸功於太太的奧援。

▲賴聰域、賴淑遠夫婦伉儷情深。

為了幫助家計,賴淑遠在耶魯所在的New Heaven居住期間,還兼做babysitter的工作,幫幾位耶魯的教授們照顧幼兒,但她一點也沒閒著,總是趁娃娃們睡覺時努力讀書,通過了紐約州CPA的考試,只是當時她還沒有綠卡,雖然洛克希德公司與她面談了兩回,卻因沒有working permit而無法聘用她。

因為美國東岸冬天酷寒,因此夫婿從耶魯取得博士學位之後,賴淑遠建議搬遷到佛羅里達州,因為那裡的氣候和台灣類似。

賴淑遠一家在佛羅里達居住了五年,夫婿賴聰域先後在佛羅里達州大和佛州大學任教,賴淑遠則因為已取得working permit,也進入佛州的 Public Utility Commission 擔任regulator。

賴聰域在佛州大學擔任Financial Professor 時,一位朋友推介他到堪薩斯 Manhattan 的堪薩斯州立大學任教,不但升任正教授,而且待遇好,賴淑遠甚至可以不必工作,過舒服的日子。

雖然州政府的工作對賴淑遠而言駕輕就熟,勝任愉快而且享有極好的聲譽,但她覺得已經缺少了挑戰性。於是辭去州政府的工作,隨夫婿舉家搬到Kansas。

她們搬到新居之後,發現那裡極冷也極熱,氣候變化很極端,而Manhattan是個大學城,四萬人的城市多半是教職員和學生,到了寒暑假,學生都走了,就變成ghost town。幾分鐘就能走完整個市區,沒地方可去,連想花錢都找不到地方可花,即使想去吃個「飲茶」,還得開兩個小時的車。

賴淑遠一家在堪薩斯住了三年,期間她也曾做過事,或在家裡做股票投資,但卻不快樂。總覺得自己才三十幾歲,就在這個小鎮和退休的教授太太們跳阿拉伯舞,每天種種空心菜、做家事以及接送兒女上下課,心裡相當空虛。

後來去看一次心理醫生,想知道為何不快樂?醫生要她們全家人都去,諮商的結果,醫生說︰You're too smart to live in this small town. You have no challenge here. You need to move to a bigger city." 醫生認為這個小鎮對賴淑遠來說太缺乏挑戰,應該到大城市去接受挑戰尋求實現自我。

於是,1991年夏天,賴淑遠和夫婿帶著一雙兒女離開堪薩斯,開車前來洛杉磯。

果然,這裡是賴淑遠接受挑戰,並一展長才的地方。

賴淑遠來到洛杉磯後,開始四處找工作。有一天,一位吳太太打電話來,詢問賴淑遠是否願意贊助購買台美公民協會(TACL)活動的票券,她們閒聊之下,才知道這位太太就是吳澧培先生的夫人。

賴淑遠告訴吳太太,她知道吳澧培先生是銀行家,她正好在找工作,因此向吳太太打聽吳先生那邊是否有工作機會。吳太太給了吳澧培在萬通銀行的傳真號碼,賴淑遠把履歷資料傳了過去,吳先生收到資料一看,馬上請她隔天就去面談。

吳澧培先生曾經因為宣導人口普查的活動去過堪薩斯,也曾和賴淑遠等台美人聚會吃過飯,所以面談時他儘聊一些家常的事。

不過吳澧培突然提到,最近買了一些bond,但利息卻上升了。賴淑遠說︰啊,利息上升,bond就跌了,那你不賠慘了?!

就這麼一席話,吳澧培先生當下就聘用了賴淑遠,只做了九個月的trainee,就跳過officer直接升任AVP,第二年又升任VP,然後隔年又升任經理,開始接管一些放款的案子。trainee完時,她自動請纓要到Corporate Lending 的部門,吳澧培思考了兩天,果然讓她落實了願望,也開展了她放款的專業長才。1991年迄今,賴淑遠就在同一家銀行服務到現在,萬通銀行董事長吳澧培曾告訴賴淑遠說︰「要成功,不必到別的地方,這裡就能成功。」正是這樣的信念,賴淑遠在她的這一專業工作崗位上二十餘年,從萬通銀行到現在的國泰銀行,賴淑遠已經是銀行裡的重要資產。賴淑遠不由得想起吳平原副董事長曾勉勵她的話︰「在銀行服務,就像美酒一樣,越陳越香」!

國泰銀行併購萬通銀行之後,董事長鄭家發也一樣慧眼識英雄,不但請賴淑遠繼續她的工作崗位,而且在今年四月一日,將賴淑遠升任為國泰銀行商務發展/企業商貸部,主管商務發展的執行副總裁(EVP and Deputy Chief Lending Officer),管理銀行轄下約20億元的放貸業務。

賴淑遠回憶在佛州的生活經驗時說,有一件事讓她頓悟business sense 有多重要。她說,當時佛州海邊有人賣烏魚仔,一磅才一兩塊錢。她很高興買了四十塊回來,特地請了假處理這些烏魚仔,想當然地DIY一番,好不容易製成了烏魚仔乾,冷藏起來享用。沒想到兩、三年後,竟買不到烏魚仔了,因為有台灣人把所有的烏魚仔包買下來了。

賴淑遠當下才恍然大悟,自己竟沒有把握那個絕佳的商機,也才驚覺business sense有多重要!

所以日後當她培訓新進同仁時,特別注重business sense 的養成,才不致於連生意來到了門口,都還輕易流失掉。

關於放款業務,她認為那是創造雙贏的美事。銀行經由放款可以獲利;相對的,也許因為放款給經營者,結果幫助他賺取數百萬、千萬的利潤,這種互助、互利的關係就能創造持久的往來關係及雙贏的局面。

而了解借貸者的需要,則是建立放貸關係的關鍵。賴淑遠說,要能了解業者的需求,放貸者自己也應是一個entrepreneur ,才能了解經營者事業的內容,才能提供他們最好、最及時的協助。正是因為這樣的特質和理念,賴淑遠和客戶的雙贏關係多能維持一、二十年以上;而且經由客戶的口耳相傳,口碑在外,向她尋求代款的企業家也與日俱增。

賴淑遠說,以華人的企業來說,舊曆年關是一個需錢孔急的時段,因為過年期間他的貨源有可能停工停產,所以需要預先進更多的貨預做準備,而且還需要提前進貨;另外年關時分紅、獎金及償債等都要有足夠的金流周轉。所以這個時候,銀行應該主動及時的提供資金到他的credit line,讓他無後顧之憂。等年關一過,業者把貨都銷售了,有了收入,就回來還款,如此年復一年,雙方都有足夠的信賴、信用與信心,這種雙贏的局面就能長長久久。

正因為如此,一位往來20年的客戶在得知賴淑遠榮獲「最有影響力的信貸放款者(Most Influential Lender)」獎譽時,特地寫了一封信給她,盛讚說︰「妳是一位高瞻遠矚的人,妳能洞見並幫助客戶抓住商機,管控並指導客戶維持健全的財務狀況。妳不只是一位放款員,妳是所有客戶的朋友、搭檔和顧問,我們很驕傲成為妳的客戶之一。」

專業上的傑出表現之外,賴淑遠對台美人社區的活動也是無役不與的熱心支持者。賴淑遠說,當年台灣會館成立的時候,吳澧培董事長請她擔任會館董事。她看吳澧培每天事務極為繁忙,都還能花那麼大的精神和力氣為台灣人社區而服務,吳先生那種愛台灣的心是錢買不到的。賴淑遠也有同樣愛台灣的心,也深知服務社區的重要,所以非常認同吳澧培對台美人社區事務的投入,並追隨他的腳步,捐款、服務總不落人後,更擔任了兩年台美小姐選委會的總召集人,希望藉由此一活動,把年輕一代也聯繫起來,團結起來,讓台灣人在美國社會發揮更大的力量。

賴淑遠說,她一直秉持著︰Nice, kind and with big heart 這樣的信念為人處事。因為有這樣的胸懷,加上她的聰明才智及努力,賴淑遠今天在專業上的成就,以及服務台美人社區的成績,正是當年那位赤腳上學的小女孩一步一腳印累積下來的精彩篇章!


 
▲賴淑遠和兒、孫合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