設為首頁 加入最愛 聯繫我們 回首頁
  Thursday, June 22, 2017
年改關鍵條文表決戰
  年金戰擬週五開打
社區報紙版 社論 本報影音 海外觀點  
   
台灣政治
>
台灣社會
>
美國新聞
>
全球新聞
>
財經新聞
>
台美社區
>
南加社區
>
美食廣場
旅遊天地
美國生活
網路發燒話
文藝廣場
笑話一籮筐
 
 

王燕山 天佑台灣國

 

2006年6月18日上午舉辦台美人論壇時,救護車疾駛抵達在大洛杉磯台灣會館,王燕山感到暈眩,當時口裡仍念茲在茲,「台灣前途未定論」的相關議題,一小時不到,他與死神搏鬥,如今,正在生死一線間爭扎,許多親戚友人至今仍無法接受,看到平日才61歲,身體相當健朗的燕山兄,怎麼可能就這樣倒下去,本土政權還沒有全面執政,台灣獨立建國的夢想尚未實現,但在醫生殘酷的宣佈下,我們只能期待奇蹟出現。

兄弟情深

王燕山,1945年生,生在新竹,媽媽是客家人,很小就搬到台北,爸爸白手起家,後來在台北開旅行社,家中兩個兒子,王燕山是老大,在弟弟王碧山眼中,哥哥從小成績就非常優異,大同初中到建中,都是名列前茅,非常聰明,個性內歛純樸,對人十分誠懇惜情,所以人緣很好,是屬於品學兼優、德智體群兼顧的好學生。

最難得的是參加建中橄欖球隊,由於爸爸王成信是台灣橄欖球界大前輩,曾經帶領橄欖球隊征戰亞洲各國,名聲透透,王燕山在爸爸調教下,也練就一身打球的好功夫,在建中校隊時,就因為敢衝敢拚,智勇無敵深受注目。

王碧山與哥哥差四歲,由於哥哥是長子,而且功課好體育棒,得到家中寵愛,弟弟有時也會有點吃味,但燕山很疼愛弟弟,尤其在功課上,總是非常耐心的教導。在他們記憶裡,永遠不褪色的故事,卻是看似嚴肅的王燕山也有調皮的一面。

他說,當唸小學四年級,哥哥初二,有一天回家,家裡只剩下一個紅豆麵包當點心,哥哥就當著他面拿著麵包在屁股放了一個屁,然後問碧山要不要吃,弟弟當然不肯吃,哥哥就得意的佯裝要吃下去,弟弟放聲大哭,燕山後來哄弟弟破涕為笑,兩人最後還是分吃這個別具滋味的紅豆麵包,王碧山說,這段故事直到最近兩兄弟都還會提起哈哈大笑,就算講了千百次,他們永遠也不膩;如今,弟弟難掩惆悵神色,因為這個笑話,哥哥再也無法回應。

王燕山大學是考取成大,但因為喜歡畫畫,所以後來轉學到著名的東海建築系,畢業之後,考取獎學金在1972年到紐約著名的Syracuse大學留學,從小就獨立自主,半工半讀完成學業,由於他非常孝順,當年留學相當不易,爸爸媽媽一直以燕山為榮,也是家族之光。
 
王碧山後來經商,對於哥哥投入台灣民主及建國運動,全家一直十分支持,他欽佩哥哥燕山的使命感及熱誠,愛慕哥哥對台灣深入研究的學識才華,他想唯一能做的就是讓哥哥安心,無後顧之憂。因為哥哥對台局勢過於憂心而倒下去,可能失去相依為伴50多年的哥哥,他心痛,也考慮到哥哥愛讀書,想請大家共襄盛舉以哥哥之名設立獎學金鼓勵台美人後代,相信哥哥王燕山一定很開心。

建築長才

後來,王燕山決定在美國洛杉磯定居,1976年父親退休後,決定全家移民來美團聚,王燕山之後到美國的一家建築公司上班,碧山記得哥哥最滿意的建築傑作,是靠近比弗利山莊的中央市,有二棟漂亮的辦公室大樓,就是出自他的手筆。

1978年,蔣經國時代推行十大建設,王燕山決定回國,報效自己的祖國,十大建設中的高速公路最引人注目的泰山收費站、及整條高速公路路牌的規格,全是由他企畫設計,引進美國新觀念回台,參與台灣第一條高速公路的建設,也讓王燕山津津樂道。後來台北捷運的最後補強、高雄最高的50層及83層大樓,他都曾經參與品管監督過,南台灣的地理指標如今仍昂然屹立,成為王燕山發揮建築長才的最佳見証。

全家力挺
 
王燕山育有一男一女,家中長女王潔伶,是在傳播媒體界工作,兒子王傑俐在柑縣政府從事稅務工作。在兒女眼中,爸爸是個非常有學識的人,熱情關心自己的祖國,很喜歡看書,寫文章;王潔伶記得爸爸從小就喜歡講台灣故事、及家族歷史。1989年,王燕山曾帶著全家探親尋根,一方面遊覽台灣美麗的山光水色,也一起造訪爸媽的老家新竹與中壢,潔伶最記得爸爸講了許多台灣的滄桑史,而且非常崇敬阿媽黃玉嬌對台灣的貢獻。這趟唯一全家福返台的旅行,潔伶清楚已成為絕響,再也沒機會了。

在兒子王傑俐的心理,爸爸是個英雄,他最感謝爸爸以身作則,影響他們深遠,爸爸的孝順、研究精神、對美術藝文的看法,都是他們學習最佳的榜樣。王傑俐記得爸爸常常是台灣美國兩地跑,不是去做生意賺錢,而是要為台灣正名,一點一滴的默默耕耘,進行草根社會改革運動。媽媽常交待,讓爸爸專心去做,不要吵他,所以即使很想念爸爸,也不敢打電話,就是忍著,以免他擔心。

王燕山有個赫赫有名的岳母黃玉嬌,當初在美國留學後回來相親,王傅美玲剛從日本留學回來,準備到美國留學,1974年,透過友人媒灼之言,可謂「有緣千里來相逢」,由於雙方家長超滿意,兩人8月1日見面,28日閃電訂婚,隔年,他們選擇2月28日結婚。

傅美玲因為受4屆省議員媽媽台灣民主鬥士黃玉嬌的影響,對於台灣這段歷史上最大的受難事件「228」也深有同感,所以他們共同選擇228做為結婚紀念日。由於當時傅美玲的爸媽,受到國民黨白色恐佈的箝制,無法出境來美主婚,讓燕山對妻子十分不捨更加疼惜,夫妻至今結縭30載仍十分恩愛。

投入建國運動

1980年代初,王燕山認識了流亡在海外的黑名單許信良、謝聰敏、林水泉等人,他一向就對台灣時勢非常關心,所以決定幫助他們回國,透過東海最要好的大學同學日本留台的若宮清,由於若宮清是菲國艾圭諾被刺殺時也在現場的友人,又活躍日本政壇,若宮清國際關係上較有辦法,因為與王燕山的友誼,若宮清安排暗助許信良等人闖關回台,這份人情,也改變日後黨外發展的歷史。

妻子傅美玲感念的說,「燕山,永遠是台灣擺第一位,家庭第二位。」

對於丈夫對台灣民主建國運動的投入,出錢出力,看到丈夫和媽媽一樣,美玲只有選擇全力支持,以前美玲需要照顧雙邊的年邁家長,但是每逢大選舉日,美玲一定也會拋家捨業,陪著老公回台灣去助選。

由於他們會客語、台語、中文三聲帶,自掏腰包到處去演講拜票訪問,他們到火車站各地挨家挨戶一張張的發宣傳單,美玲看到丈夫是那麼忠於台灣,一步一腳印的支持者,即使再累,也從不抱怨,心理非常尊敬老公,她說,「燕山,可以看到台灣未來前途的深度,他個性不急燥有耐性,也不求名利,無私的奉獻,對自己克勤克儉,寧願把省下的錢,拿去為台灣前途奔波。」

美玲也是鼓勵燕山寫作的幕後功臣,由於燕山每次在家中發表他的想法時,美玲常對他的獨到見解聽得入神,美玲說了「獨樂樂不如眾樂樂,寫下來吧」。就這樣,王燕山常常投稿,美玲校稿,所以讀者才有機會看到他常在台灣日報等綠營媒體,拜讀他鏗鏘有力的大作。

許信良要回台前,當初海外志士像是王燕山等人主張積極要在海外建黨,然後再遷黨回台,後來緊接民進黨同時在國內成立,他率先加入,成為民進黨最初成立的資深黨員,黨証的黨號也是名列前矛。

王燕山眼見民主運動在台灣紮根,洛杉磯他有個最親密的戰友、革命夥伴,就是他的舅舅,他們決定開始轉向推動台灣正名參與國際組織,在台灣參加陳隆志發起的「台灣聯合國協進會」,成為該會駐美國代表,相對地,他也是陳榮儒在美國發起「台灣加入聯合國促進會」的委員,也是該會駐台代表。陳榮儒認為,王燕山和許多有識之士一樣,體會到台灣國際孤兒的處境,所以積極加入以協助台灣加入聯合國的社團,盼台灣早日在國際上得到應有的國際地位及權益。

對外正名,王燕山對內則是死忠的獨立建國派,他在台灣也參加王獻極發起的「908台灣國運動」,成為重要幹部,近年他一直在提倡,不要只講"台灣",要講"台灣國",他也反對錯誤口頭語,像是"大陸"或是"兩岸"都不妥當,是堅決的「台灣、中國,一邊一國」的宣導者。因為對台灣獨立建國的意識非常堅強,所以對台灣歷史、法律定位,他花了相當多的時間研究,並下鄉演講或是與學者 辯論。

王燕山從以前黨外時代到綠營本土政權執政,20多年來,與無數政治名人合影,但他最珍惜的禮物,是在2005年4月2日,參加李登輝之友會,到南投中寮植樹,以喻「深耕台灣、根植台灣」之意的植樹節活動,當時李登輝得知王燕山剛好60大壽的生日,李前總統特別為他在帽子上簽名祝壽,這個帽子他視為最珍貴的生日禮物。

王燕山近年最開心的一件事,就是參加「2004年手護台灣」的運動,2月28日2點28分在三義,客家電視台叩OUT當場訪問王燕山夫婦,在這個光榮時刻,透過媒體向全國分享了他們的感動,而當天也是他們28年結婚紀念,2‧28無疑是老天對他們的眷顧,讓他們終身難忘。
 
過去台籍社團大型聚會座談演講,王燕山只要在洛杉磯就不會缺席,當大家唱著「天佑台灣」的歌曲時,常會看到他賣力高歌的身影,如今,即使醫生判定已無法再有意識,我們始終相信,他心中的台灣國將永遠相伴相隨,衷心獻上最誠摯的祝福,「天佑燕山」,台灣還需要您。